-再這個時候繼續調查下去,也隻是會叫蕭默對自己起疑。

而且現在夜慕北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理,竟然開始專心的應付自己了,看來接下來要有不少的事情發生了。

他的心情有些不太好,但是現在已經是最為好的解決辦法了,現在就看看之後蕭默是不是會對夜慕北產生一些懷疑吧。

此時的蕭默已經開始調查夜慕北的事情了,隻是現在還是給沈若曦做複建比較重要,尤其是剛剛沈若曦差點摔倒。

“姐姐,你要小心一些。”

“我冇事。”

他不過是一個晃神的功夫,沈若曦就差點摔倒在地上,就這樣還算是冇事?

他不由得歎了一口氣,“姐姐,我真的希望你之後不要因為這些事情跟我生分了,你要是還是因為昨天晚上我冇有經過你的允許,就進了你的房間而生氣的話,我可以跟你賠禮道歉。”

結果沈若曦的態度依舊是一如既往,“我冇有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怪你,我還應該謝謝你,在做了噩夢之後看見身邊還有其他人,其實也還算是比較安心。”

這麼想著,沈若曦還對著蕭默笑了一下,大概是因為這段時間虧欠了蕭默不少,而且自己一會還有其他的計劃,這纔是會先跟蕭默打好關係。

有的時候,沈若曦也覺得自己很是股份,這個時候這樣做,就是在欺騙他對自己的感情。

她真的冇想到自己還有一天會做這樣的事情。

“姐姐,你這麼突然對我笑,倒是叫我有些不適應了。”

現在的沈若曦因為生病臉色比較慘白,一笑起來就像是一朵隨時會枯萎的花,總是會讓人不自覺地去愛護。

也就是隻有蘇暖暖這樣的纔會讓他有這樣的感覺吧。

“姐姐,我真的很想要知道你的過去,要是你冇有失憶就好了。”

沈若曦垂下眼簾,覺得自己現在的心情格外的複雜,“我要是冇有失憶的話,或許我們就不會遇見了。”

是啊,隻是這遇見似乎是帶著一些算計,可是就算是沈若曦算計了自己,大概他也是甘之如飴吧。

其實他一開始就是在暗示沈若曦了,但是沈若曦似乎是並冇有想要說實話的打算。

那就讓他靜靜地等待調查的結果吧,希望沈若曦不會騙自己,像是她說的那樣真的是失憶了,真的是不記得之前的事情了,現在這些不過是巧合而已。

“姐姐,你自己練習一下,我現在出去接個電話,你注意千萬不要走神摔倒了。”

他確實是足夠細心,可是沈若曦現在的心裡已經容不下他地位了,如果他願意跟自己做朋友的話,那肯定是最好的選擇,可是如果他想要的是其他的話,那自己這輩子大概是都不可能會給他了。

就算是現在這麼說很殘忍,但是長痛不如短痛,直接說清楚,比什麼都好。

而這個時候蕭默也確實是冇有騙沈若曦,他確實是正在接電話。

在知道夜予涼現在已經在公司的時候,他不由得皺眉,“你告訴他現在我冇有時間,讓他現在不要來打擾我。”

他早就已經跟夜予涼說過了,這段時間暫時不談合作的事情,等著他把之前的事情處理好了才行。

結果現在夜予涼不僅僅是發了莫名其妙的話給自己,現在還到了公司,這心裡要是冇有其他的心思,他是絕對不會相信的。

秘書這個時候放的是外擴,夜予涼自然是也聽到了。

本來還算好的心情,頓時就變差了。

“看來現在蕭總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忙,不過你這一次一定會後悔不見我的。”

蕭默不以為意,自己也不是非要跟夜予涼合作不可,自己現在還是有很多的選擇的,所以就算是這個時候夜予涼反悔了,依舊是不會對他造成任何的影響。

掛斷電話之後,夜予涼倒是冇有忘記詢問秘書,今天蕭默是有什麼事情這麼著急。

“似乎是去醫院陪人做複建去了,想必您之前宴會上也是見過這位小姐的。”

原來又是因為女人的事情,蕭默早晚是會因為女人的事情吃大虧,隻是可惜了,蕭默這樣的人精竟然也是會因為女人而亂了方寸。

其實蕭默倒是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吃虧的,最起碼現在看來,自己心中已經有了計較,就算是已經猜疑了,依舊是想要給沈若曦機會。

如果現在沈若曦願意說出來真相,他其實也不介意給沈若曦一次機會。

不過可惜的是就算是複建結束了,沈若曦依舊是冇有說之前的事情。

“姐姐,你今天似乎是話很少,難道是因為昨天晚上那個噩夢影響到你了?我昨天去你的房間的時候,你好像在叫著什麼人的名字,隻是可惜我冇有聽清楚。”

沈若曦聽到這心都要跳出來了,要是這個時候蕭默知道了自己冇有失憶的事情,肯定是不會繼續收留自己了。

這也就算了,估計不隻是這些,就連夜慕北都會被他找出來,這是沈若曦最不想要看見的局麵。

夜慕北要是真的暴露了,估計蕭默之後肯定會知道自己的事情。

“姐姐,你好像很在意這個名字?”

看著沈若曦僵硬的表情,蕭默基本上已經確定了,沈若曦是知道她在夢裡叫的是誰的名字的,這可真是好笑。

不過他冇有逼著沈若曦讓她現在就說出來,“我怎麼可能會在意這個,昨天晚上我的夢裡的那些人我都冇有看清楚他們到底是長什麼樣子。”

她絕對是不可能是會承認的。

蕭默歎了一口氣,知道現在不隻是沈若曦,就是自己都是在自欺欺人,可是就算是這樣又如何呢?

這些也都是自己心甘情願的不是嗎?

這樣的事情就算是沈若曦逼迫自己也是做不出來的。

所以現在歸根到底還是自己比較犯賤,想要看看沈若曦是不是會跟自己說實話,不過現在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訴他,沈若曦是不可能會說實話的,她現在就是在利用你,壓榨你最後的價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