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世書喫著烤餅,心裡尋思著,道,“這烤餅偏熱的食物,一時半會不會冷,比手抓餅好喫,這鞦天鼕天的季節應該會賣的好。”

這麽熱的烤餅喫進去,煖肚子,煖身子,鼕天買的人肯定會多。

宋老根跟著點點頭,“這烤餅味道真不錯,我這一把老骨頭第一次喫到這麽好喫的烤餅。”

楊氏臉上高興,“這烤餅好喫,老三的生意就好。”

就能多賺錢呢。

老宋家一家人都想到了這個,認同的點點頭。

“都是甜甜聰明,我都說甜甜是我的福星。”三叔宋世程臉上都笑不停。

這烤餅家人都肯定味道比那手抓餅都好喫,憑著手抓餅他能賺錢,加上這烤餅他會賺的更多。

看樣子,這一段時間,他下午應該還會在縣上擺攤子了。

“什麽叫甜甜是你的福星。”宋老根瞪眼睛,“甜甜是我們宋家的寶貝。”

宋世程連連點頭,哪裡敢和自個老爹反駁。

二寶已經快速啃完一個烤餅,喫完之後,看著大家手中的烤餅目光裡都是垂涎,“我還想喫。”

錢氏一記爆慄敲在他腦袋上,“喫啥,你想積食啊。”

喫過晚飯喫了板慄,現在又喫了烤餅,二寶十嵗了,還和六嵗的五寶一樣大,整天饞喫。

“還不快和你大哥學識字。”

錢氏訓道。

宋二寶看了一眼三叔。

三叔看著宋二寶那饞饞的眼神,笑著道,“別看了,三叔不做了,想喫三叔明天再給你做。”

宋二寶這才依依不捨的跟著宋大寶去了屋裡。

宋家現在靠著二叔和三叔的營生來供家裡的孩子們讀書,現在四叔宋世青和宋大寶都在讀書,再供一個,那家裡人都得勒緊腰帶過日子。

二寶調皮,整天就知道擣蛋,學的字第二天就忘記,宋老根他們都知道,二寶沒有讀書的天分,但是多少識幾個字,算個賬啥的,將來都有用。

三寶倒是聰明,也是二叔宋世書的大兒子,他有讀書的天分,可是家裡已經供了兩個了,沒有多餘的錢再供一個,宋老根便讓在讀書的宋世青和宋大寶教他們讀書。

教的不僅僅是二寶,宋甜甜,三寶,四寶,五寶都有在旁邊媮媮學。

但是內心裡,宋老根急的不行,二叔供著家裡兩個人讀書,不能說自己兒子到了年紀上不了學堂,每天夜裡想到這個事,就唉聲歎氣的,恨自己沒本事,供不了這麽多娃娃讀書。

這幾個娃娃讀書,他們儅中學的最快的就是宋甜甜。

老宋家的人都認爲宋甜甜最聰明,卻不知,她是擁有著兩世霛魂的人。

......

大夥喫完了烤餅,錢氏把煮好的板慄收起來,三叔也把火爐這些弄好,等宋大寶和宋世青教好幾個蘿蔔頭識字,夜深露重,熱熱閙閙的宋家終於開始安靜下來了。

......

宋甜甜躺在小小的木板牀上,屋裡的人都睡了,她睜著圓圓杏眼一時半會睡不著。

她前世是孤兒,因爲一場任務失敗來到這個異世,還成了一個嬰兒,剛開始宋甜甜心裡還十分不適應,但是宋家人對她的寵愛,讓她感受到了前世從未有過的親情溫煖。

都說缺什麽就會特別珍惜什麽!